热门关键词: 弥勒佛  展会  玛瑙
当前位置:主页>佛教常识>
东西方文明交流中的禅
来源:  作者:本站

  由古代东方先民发明的禅,在释迦牟尼佛及其上百代无数徒裔的实践中流衍弘传,被作为彻底开发自性潜能,解决人与自然之根本矛盾,达到永恒幸福的涅彼岸的途径,作为人如实认识自己、实现生命的自我变革之道,集中表现出东方精神文明的神髓。禅的影响,深深渗透于东方文化,与东方其它文化一起,组成东方文明的基调,对东方各国的社会历史和人文文化,起过不可忽视的作用,是形成中国、印度中世纪繁荣昌鼎盛的重要精神支柱。近代以来,渗透禅精神的东方文明,随与之俱生的古代农业经济,渡过了她的青壮年时代,一步步走向衰老。当东方在其传统文明的余晖中踌躇不前之时,挣脱了基督教神学束缚的西方急速赶在了前头,在被资本增殖所激发的掠夺、征服欲望的驱使下,用最先由中国人发明的指南针驾驶利舰远渡重洋,用中国人发明的火炮轰开了东方古国多年封闭的门户,使东方文明古国一败涂地,其传统文明的自尊心,受到了深深的伤害。这对东方的振兴和文明的更新来说,未必不是好事。不到百年间,东方人在物质文明方面便飞速赶了上来,其中的佼佼者日本,已跻入了世界强国的前列。

  正当一些东方人在欧风美雨的侵袭下哀叹自己传统文明的没落,仰慕西方文明之时,西方的文化精英们却强烈意识到西方近代文明的弊病,在对自己文明的反省中,瞻望从东方射来的古老精神文明的曙光。随着信息传播的日益发达,地球的迅速“缩小”,东西方文化的双向交流加快,呈现出一种人类文明融汇统合的趋势。长期以来东西方文明各自单向发展所形成的不同倾向、不同成果,从整个人类文明史的高度俯瞰,正好构成一种互补关系,由互补而碰撞磨,而综合交融,把文明推向新的峰巅,是人类文化辩证发展的基本趋势。

  严格说来,西方对东方文明的吸收,早就开始于从公元初起整个西方对基督教的皈依。至十八世纪,作为西方殖民主义者的掠夺品之一,东方的印度教、佛教、道家、儒家被介绍进西方,向西方思想界展现出一片新天地。一批西方思想巨子怀着虔敬的心情,汲取东谇营养,建立其新学说。叔本华对《奥义书》和佛学推崇备至,他的唯意志论视世界为意志与表象,以盲目的生命意志为人生之源,主张最理想的人生道路是象基督教禁欲主义者和佛教圣徒所实行的那样,禁欲遁世,消灭生的意志,显然从消极方面吸取了佛教思想。哈特曼((1842—1906)发挥叔本华、谢林、黑格尔的学说,认为宇宙由力的中心或无意识的意志冲动组成,绝对意志从自身解脱而复归于佛教所说宁静的涅,是绝对精神演化过程的最高目的。尼采(1844—1900)猛烈抨击基督教,而在其《权力意志》中称赞佛教所表述的是一种“优美的暮色,甜蜜的温柔”,“从其教义中可以演绎出对于全部道德之彼岸的极为精妙的建议。”柏格森(1859—1941)认为宇宙是一种活生生的“生命之流”,非逻辑和科学所能透彻其底蕴,须凭直觉去把握,显然有取于佛学的认识论。物理学家、哲学家马赫在其未完成的自传中自称“看到自己被引入对佛教的理解中去,——一种欧洲人很少能分享的幸运,——是多么快乐。”他的感觉复合说与自我说,透露出浓厚的佛教哲学色彩。拉卡丢·荷恩、斯特·费那罗萨、保尔·卡鲁斯、特德·比尔等西方科学家,纷纷从实证主义转向佛教。
上一页12 3 4 5 6 下一页

关于本站 | 会员服务 | 隐私保护 | 法律声明 | 站点地图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